公告:百度搜索最新关键词《四川耍耍网》《四川逍遥网》
四川逍遥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

陈慎芝,看起来并没有“香港活化石”的沧桑感

2017-5-12 16:5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48| 评论: 0|来自: 成都耍耍网http://www.scxiaoyao.cc/
摘要: “那些曾经带刀的古惑仔,现在也都拄着拐杖了。”是非成败转头空,陈慎芝用“念旧迎新”来总结轨道的改变。沉浮于黑白江湖几十年,陈慎芝的一生折射出香港黑帮的“前世今生”。

在北京四季酒店的套房里,腾讯娱乐约见了传说中的“黑帮大佬”陈慎芝。眼前的陈慎芝,看起来并没有“香港活化石”的沧桑感。年近七旬的他身材匀称,两眼炯炯有神,讲话时特别爱笑,眉眼间没有一丝戾气。他现在是个热情中不乏精明的商人,喜欢开玩笑,谈到过去也会一副老顽童式的调侃,不回避、不介怀,聊高兴了就耍一招当年的“螳螂拳”来逗乐。

问过去、问现在,陈慎芝笑嘻嘻应对自如,只有和他聊到“脱离黑社会那么久,如何处理和黑帮朋友的关系”时,陈慎芝才恢复了严肃相,眯着眼睛思考、小心谨慎作答。对陈慎芝来说,年轻时吸毒打架的“黑历史”早已是过眼云烟,成功转身的他提及旧事毫无负担。但在命运转变过程中,陈慎芝似乎逃脱不了对自己身份的质询:他能够摆脱毒品、回归正途,却割舍不下“黑帮”岁月里的热血青春和兄弟情深。

“那些曾经带刀的古惑仔,现在也都拄着拐杖了。”是非成败转头空,陈慎芝用“念旧迎新”来总结轨道的改变。沉浮于黑白江湖几十年,陈慎芝的一生折射出香港黑帮的“前世今生”。

“十个大哥九个下场不好”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黑帮片开启了“造神时代”。香港《古惑仔》系列电影风靡一时,郑伊健饰演的“陈浩南”风流倜傥、豪放不羁,令多少年轻人痴迷模仿,直到现在仍有许多粉丝怀念那些出生入死的故事。

不过,虽然贵为旧式黑社会电影的巅峰之作,《古惑仔》还是让香港黑帮从天上落回地上。《古惑仔》没有跳出个人英雄主义的框架,不过是一个成人童话式的热血江湖而已。香港黑社会的真正兴盛时期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内忧外患之时,社会转型之际,警方腐败、警力不足,这些都是黑社会势力发展壮大的土壤。

六十年代的香港街头,社团内部和帮派之间的火并械斗时有发生,陈慎芝作为当时颇有名气的青少年朋党组织首领,“慈云山十三太保”被香港最大的黑帮之一“14K”看中,十六七岁的年纪无所顾忌的他们,很快成为社团中的打手。

陈慎芝的讲述里,社团里有义气的“大哥”并不多,胡须勇算一个。胡须勇去世时,陈慎芝是扶灵人,他的手机里至今保留着“勇哥”在重病时发给他的诗,“真难舍各兄弟挚友,今夜有感而作这首诗,留作我往生之日,以为纪念。”

义气体现在他们都很照顾社团兄弟。陈慎芝的死党李兆基(《毒。诫》里的喇叭)、猫仔,他们不只是一起打架搞事,三人中不论谁有难,其他两个都会想办法解决。后来陈慎芝戒毒成功,他把李兆基和猫仔都送进了戒毒所,还帮他们各自找了工作。

陈慎芝说,很多黑社会电影夸张事实,其实黑帮跟普通人没多少差别,而且,“十个大哥九个下场不好”,吸毒让人日渐消瘦、无精打采,追随他们的古惑仔纷纷离开,地盘很快被后来者瓜分,很多名震一时的“江湖大佬”彻底沦为了丧家之犬。

“很多人对黑社会很好奇,觉得黑社会很威风、讲义气,其实讲义气的人十个里面只有两三个,”陈慎芝说,加入黑社会的少年大多读书不好、工作不行,又怕被人欺负,找不到出路便想靠混社团生存,“可我们手里没有钱,三更穷、四更富,没人想过未来,都是有今天、没明天。”

陈慎芝小时候家境较差,他在11岁那年离家出走,沾染毒品后混迹街头打架、抢劫、开毒品档,等家境变好后父母找到他,可陈慎芝已毒瘾在身、无法回头了。“不吃白粉,不为阿飞”,陈慎芝,李兆基和“猫仔”等人染上毒瘾后,每天一睁眼就想着怎样“找钱”。

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古惑仔们,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,其实内心却对死亡充满恐惧。那些看起来凶狠十足的火并械斗,都是陈慎芝眼里的“虚张声势”。“一般打架都不超过30秒,很快就结束了,打手脚特别多”陈慎芝透露,“李兆基经常在电影里演很凶的人,打拳头可以,给个刀子就害怕。其实我们打人的时候也担心,死掉了怎么办?”

不过,在“警察管黑社会、黑社会管治安”的六七十年代,旧式江湖中的兄弟情谊还没有用钱来衡量,陈慎芝赶上了黑社会的“光辉岁月”。1974年港英政府成立廉政公输治理腐败后,黑社会走向了没落,陈慎芝在同年的一次械斗中受伤,被当局送去戒毒。

1997年香港回归前的喧嚣,可以说是香港黑社会“最后的疯狂”。近几年,香港黑社会走入了“以和为贵”的时代,从陈慎芝退出到胡须勇去世,黑帮江湖日渐风平浪静。不同帮派做生意时产生矛盾,退出江湖的陈慎芝作为“大佬”从中周旋、协调纠纷,人送绰号“拆弹专家”。除此之外,黑社会组织也意识到马仔出场费太高,武斗代价太大,两边交火时以“晒马”的方式炫耀一下实力就好,他们本身早就不想打架了。

还想看黑帮大哥和江湖传说吗?恐怕只有去陈慎芝做顾问的电影里了。

从地狱里走出来

做了多年的黑帮片顾问,陈慎芝是导演刘国昌的老搭档了。两人合作过《童党》、《雷洛》,交情甚笃,有次聊电影时刘国昌突然问他,为什么不拍你呢?你有那么多秘密。

经过几番商量,刘国昌根据陈慎芝的亲身经历拍了电影《毒。诫》,寓意他的前半生是“毒”,后半生为“诫”。

《毒。诫》里陈慎芝的扮演者刘青云曾说,陈慎芝是一个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。最初染毒是因为年轻气盛,陈慎芝觉得,不就是一包白粉嘛,没什么了不起,他想在人前充大哥,“只有我玩白小姐(白粉),没有白小姐玩我”,结果却不小心被玩了9年。

在这期间,女友离开、父亲去世,他曾想过戒毒后找份正经工作,但每次他都被毒瘾打回原形,只得继续为了买白粉打架抢劫。9年时间里,他不仅身体透支,还和人结了很多仇,“我天天打架,这里一刀,那里一刀,被砍了很多刀,我自己又不能睡下,一睡下肯定没命了,所以我为了活着,发狂似地跟别人打。”

陈慎芝被毒品牢牢绑架了。原本陈慎芝在古惑仔里是公认的好脾气,这一点倒不是因为戒毒成功才“改邪归正”,他手机里珍藏的一张年轻时的照片可以为证:弯弯的眼睛,和煦的笑容,略带顽皮的表情里看不出凶狠。因为陈慎芝年轻时候长得太“靓仔”、太和善,警察抓他的时候都不敢相信,问他“你是不是慈云山十三太保茅趸华”(茅趸指泼皮无赖,“华”取自母名,又名陈华),他随手往远处一指“陈华刚刚走”就成功脱身。

可吸毒成瘾之后,陈慎芝每天活在疲于奔命的惶恐里,结怨太多,逃无可逃。虽然没有纹身,但警察逐渐掌握了陈慎芝身体上的刀疤位置,每次追上他就开始检查核对:手上一刀、耳旁一刀……掀起衣服看看肚子,果然还有一刀。

夜里不能踏实睡觉,白天有人在街头喊他名字,陈慎芝也从不敢应声。这样“草木皆兵”的日子,简直把他逼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其实,早在九龙城寨毒品档“巡场”的时候,他已见过太多有钱人因吸毒家破人亡。《毒。诫》的一个片段里,曾经拥有两个金铺的老人败光了家产,最后躺在街边悄然无声孤独死去。电影里没有拍到的更触目惊心:一个有名的电影演员曾找过陈慎芝买高档毒品,没过多久便传来了他的死讯。

后来陈慎芝尝试了“福音戒毒”,教会的兄弟教他祈祷,要他认罪悔改,他也从黑帮的是非里彻底逃脱。经历了一年多的痛苦治疗,陈慎芝终于洗心革面。“吸毒很辛苦,戒毒更辛苦,”陈慎芝反复说着“辛苦”,其实,戒毒之后的路也比他想象中更为辛苦。

起初,几乎没人相信一个古惑仔能金盆洗手,更别说复吸毒品太容易,“信耶稣”能搞定所有事情吗?“信耶稣,不会是在骗耶稣吧”。

当时古惑仔中流传着一句话:衰就要认,打就要站稳。面对大家的质疑,陈慎芝低头“认衰仔”,在之后的17年中他从事戒毒工作,并以自己为典型案例,挽救了曾经跟随自己吸毒的李兆基和猫仔。14k中有个吸毒10年的瘾君子,在陈慎芝的带领下退出黑社会并戒毒成功,现在的他从小学读到了博士,成为了一名为监狱犯人布道的香港惩教署牧师。

“戒了毒的朋友都不愿意复吸,因为他们不单单戒毒,还都获得了成功。”陈慎芝用几十年的时间改变了周围人看他的眼光,他自己也收获了“丰盛的人生”。

“大佬”的牵绊

“你选我,还是选白小姐?”时隔50年,陈慎芝的自传电影《毒。诫》即将上映,他仍清楚记得和女友分手那天的场景。在九龙寨城的巷口,女友向陈慎芝下了最后的通牒,逼着他和“白粉妹”做个了断。

1967年的香港九龙城寨里装满了密密麻麻的吸毒者,“古惑仔”陈慎芝就是其中之一。他不只吸白粉,还是毒品档维持秩序的“巡场”,每天几百人光顾生意,他在其中迎来送往,一天能赚三十元港币。

这座“罪恶之城”每天上演着打杀追捕、父母寻子、朋友哭诉等戏码,陈慎芝早已见怪不怪。女友期望他戒毒、找份正经工作,每天“全手全脚”回家吃饭,可吸毒的人哪里还顾得上尊严和体面?同年陈慎芝参加姐姐婚礼,随后他将身上的西装以40元港币当掉买白粉;1970年父亲去世,陈慎芝在灵堂守夜时还在吸白粉。

作为《毒。诫》的监制,陈慎芝把不堪的过去一一揭开给人看。《毒。诫》里,女友可柔半夜醒来发现陈慎芝在腿上“打针”,苦口婆心劝他戒毒,第二天为了维持生计继续去歌厅做陪舞。可反复多次之后,江一燕饰演的可柔忍无可忍,在爱恨交织间终于爆发了愤怒,两人从吵架发展到互扇耳光。

“江一燕长得像我这位前女友,个子小,脸尖尖的,很漂亮”,陈慎芝回忆,电影里的片段大多出自他的真实经历。有一次,陈慎芝听说有个警察追求可柔,他专门跑到夜总会门口等她下班,也想看看这个警察是谁,但身为“慈云山十三太保”之一,他又害怕被警察带走。

《毒。诫》里的这一幕很戳心:刘青云饰演的陈慎芝被警察拷在栏杆上,穿着旗袍的可柔在夜总会门口替他求情。警察放了他,他却向可柔伸手要钱后扬长而去、继续吸毒打架,留下可柔在身后喊着:明天我做好饭等你来吃啊,一定要来啊。

电影里这一转场,两人再见面已是二十多年后。1991年,陈慎芝在美国夏威夷做反吸毒讲座,这位前女友开车过来等他。前女友手里有一本陈慎芝的“档案”:入教戒毒、从事戒毒工作、做影视剧顾问、成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,他这些年的点滴变化都尽在收录。

这么多年过去,深爱过的人终究意难平。和电影里的情节类似,前女友开车把他带到海滩,一股脑发泄出了多年不满,他心怀愧疚却无话可说。前女友早已嫁作他人妇,这笔岁月留下的旧账,陈慎芝只能在《毒。诫》里补偿回来。

陈慎芝直到2006年才结婚,妻子是他在深圳做生意认识的合作伙伴。提到妻子,陈慎芝哈哈笑着打开手机相册,指着一张两个人的合影说:“看,这就是我那‘母老虎’。”这么多年来陈慎芝的爱情“口味”没多大改变,妻子依然有着“柔中带刚”的真性情,他也仿佛还是曾经的顽皮少年,一面被管束得“不耐烦”,一面又心甘情愿落入“美人网”。

“她知不知道你以前吸过毒,混黑社会?还愿意嫁给你吗?”

“她曾找香港的朋友打听我,调查后朋友吓得不敢告诉她真相,”陈慎芝笑中带着得意,“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,她已经爱上我了。”

至此,一艘漂泊半生的船终于抛下了锚。不管坊间如何议论他,陈慎芝也并不惧怕,他过往的一切都已被爱所容纳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©2015-2016  四川逍遥网  Powered by©成都桑拿网  技术支持:成都耍耍网 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kuaile@126.com